當前位置: 首頁  >>  行業動態

PPP與專項債結合有望撬動基建投資助力穩增長

財政部副部長鄒加怡10月29日在“2019第五屆中國PPP發展(融資)論壇”上表示,探索PPP與專項債的結合,撬動社會投資,發揮協同加力效應。對此,專家認為,PPP與專項債的結合有利于降低項目本身的融資成本,有效保障基建投資高效落地,可以達到穩增長的目的。

財政管理更加高效

根據全國PPP綜合信息平臺最新統計數據,截至2019年9月底,累計有PPP項目9249個、投資額14.1萬億元,涵蓋19個領域,其中開工建設項目3559個、投資額5.3萬億元,充分發揮了PPP穩增長、補短板、惠民生的作用,增強了人民的獲得感和幸福感。同時,PPP也發揮了促改革的作用,為民營企業發展提供了新機遇,為經濟發展提供了新動能。

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陶金10月31日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PPP與專項債兩者結合,更多是利用專項債的低利率,降低PPP項目的融資成本,未來也將降低財政壓力。另外,專項債主要解決政府投資資金不足,PPP則著重支出側管理,兩者統籌協調有利于財政管理更加高效。

財政部專家庫專家、360金融PPP研究中心研究總監唐川10月31日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新時期的專項債對PPP來說,一方面可以有效解決PPP領域新建項目的融資難問題,另一方面可以為既有存量基建和公共服務項目轉PPP模式提供資金儲備。

專項債作為符合條件重大項目資本金適用范圍逐步擴容。2019年6月10日,國務院印發《關于做好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及項目配套融資工作的通知》,通知提出允許將專項債券作為符合條件的重大項目資本金,支持項目包括國家重點支持的鐵路、國家高速公路和支持推進國家重大戰略的地方高速公路、供電、供氣項目等重大項目。9月4日國務院常務會議又將專項債券可用作項目資本金范圍由四個領域項目擴大為包括城市停車場、城鄉電網和水利等的十個民生領域項目。

據記者了解,2019年截至9月底,共有9個項目將專項債用作資本金,均為鐵路和機場項目。用作資本金的專項債規模在68億元左右,相比三季度新增專項債的發行規模,占比不到1%。9個重大項目中4個位于內蒙古自治區,分別是呼和浩特新機場項目、集大高鐵項目、集通鐵路電氣化改建項目和包頭至惠農南段鐵路項目。5個位于山東,包括濟寧等五個高鐵配套項目。在已經落地的9個項目中,專項債用作資本金的比例從4.7%到63%不等,

唐川認為,新時期的專項債已在項目資本金籌資上做出了案例,且其長期限的特征更能匹配PPP項目的生命周期,所以將專項債結合于PPP,或許能為PPP資本金問題的解決找到答案。當然,針對資本金以外建設資金的專項債融資也能很大程度上緩解項目的融資壓力。此外,針對既有項目改造升級的專項債也能為項目引入PPP模式和社會資本創造更多可能性。

盤活更多資金進入PPP領域

唐川表示,當前PPP發展遇到的最大問題就是融資難問題,而在資本金融資、項目貸融資兩大融資工作中,資本金融資更是難上加難,其也是阻礙資金實力較弱的民營企業進入PPP領域的客觀門檻。因為項目資本金的出資必須為企業自有資金,且金融機構不得拿債務性資金以明股實債、明基實債等形式協助企業完成資本金投資,而在當前的市場壓力之下,許多企業,尤其是民營企業自有資金匱乏,根本無力在短期內負擔占項目總投資額20%至30%的資本金。

陶金認為,一般而言,根據PPP和專項債各自的相應法規,PPP與專項債在用途上并不完全匹配,同時專項債也對之前的PPP具有替代效應。首先,PPP項目必須是有經營內容和收益的公共服務項目,且其資金來源、未來收益和清償責任不得與土地出讓收入掛鉤,而土地出讓收入作為政府性基金收入的重要組成部分,與大部分專項債密切相關。其次,PPP項目的資金成本較高,審批嚴格,手續繁瑣,地方政府在專項債加速發行、可作為重大項目資本金的背景下,有動力利用低利率的專項債替代之前的PPP項目。因此,進行兩者結合,需要從當前法規和PPP項目實際情況出發綜合考慮。

“當前經濟增長和投資的重點聚焦于高新技術產業發展和基礎設施與公共服務領域項目建設,而PPP模式不僅能調用社會力量更好地扶持以上領域發展,并且其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的模式還能有助于緩解地方政府債務壓力,優化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品質,促進地區城鎮化更為全面、穩定地發展。”唐川表示,但是無論是PPP模式下的基建和公共服務項目還是其他民生類項目的發展,皆受到了當前市場資金不足、企業中長期投資壓縮的制約。所以,唯有解決資金問題,才能更好地完成項目建設及城鎮化發展的任務。

唐川還認為,專項債是標準化債券,符合銀行等金融機構的投資準人,并且信用等級較高,對金融機構而言風險計提較少。如果能打通專項債和PPP項目,將有效增加金融機構的投資PPP項目的意愿。且銀行表內資金能自由參與,將會盤活更多資金進入PPP領域。當然,專項債發行要求較高,故而未來研究相關PPP項目的發行準人標準將成為重點。

陶金表示,專項債與PPP結合,在理論上既有利于降低項目本身的融資成本,又可以結合社會資本,撬動更大的杠桿,進而從總體上減少了投資難度,提高投資效率,進一步促進投資增長和經濟增長。同時,相關薄弱地區的公共服務和基礎設施的投資也是補短板的重要方面,也正是這些地區面臨投資規模不大、效率不高等問題。此外,有效利用專項債資金投入PPP項目,可以節省政府資金,為惠民生騰挪空間。

【關閉】 【打印】
淘宝快3开奖走势图